欢迎来到洛阳地情网!
旧志在线

旧志整理探索


发布时间:2009年10月15日

 《石窟一征》是一部极有价值的古籍。清朝道光年间,本邑霞黄村人黄香铁搜集丰富的资料,对《镇平县志》进行精心考订,纠正多处谬误,编纂成内容丰富的地情资料书——《石窟一征》。该书分为方域、征抚、教养、礼俗、天时、日用、方言、人物、殿之以杂记、共九卷九万字,按志书体例编纂。不称志书,是因志书官修,而“一征”则因私家著述,“宜谦逊也”。镇平县境有石窟河,故书名石窟。《石窟一征》不仅可当作县志读,亦是客家文化的一部重要文献。虽谈一县之事,但却涉及封建社会的典章制度,包括客家源流、民俗、方言等风土人情,为客家文化研究提供宝贵的资料,对了解我国封建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方面有重要的参考价值。为了更好地保护和收藏这一不可多得的旧志文献,让古旧资料焕发新鲜气息,方便读者,扩大受众面,提高阅读的精确性,我们选用点注的方法,对《石窟一征》进行了标点句读,注释注音,印刷出版。
 
   一、点注《石窟一征》缘由
   
旧志整理的形式有校勘、标点、编纂、注释、辑佚以及拟凡例、写序跋或前言、后记,也有影印出版等,方法各异。我们采用点注作为探索旧志整理之路,对《石窟一征》进行校勘,取名《<石窟一征>点注》。为什么选定《石窟一征》呢?主要从价值取向考虑。因为《石窟一征》有四个“厚重”。
   
第一个厚重 是地情资料背景厚重。蕉岭建县300多年,曾几度修县志,但传承下来的只有两部,一部乾隆四十七年官修《镇平县志》,一部是光绪二十五年版本的私著《石窟一征》。就史料背景而言,后者较前者厚重。首轮新方志编纂时,地情资料多取自该书。
   
第二个厚重是地缘背景厚重。据《嘉应州志》记载,广东督学吴鸿在《重修镇平县儒学碑记》中云:“嘉应之为州也,人文为岭南之冠,州之属四,镇平为冠。”说的就是蕉岭地缘厚重,人文蔚起。其时科名鼎盛有四村:一为霞黄村,二为峰口村,三为霭岭村,四为叟乐村。霞黄村就是《石窟一征》发祥地。
   
第三个厚重是人缘背景厚重。《石窟一征》编纂者霞黄村举人黄香铁之妹,适霭岭村举人钟李期,形成“黄钟联姻”。而醵金出版者钟仲鹏是钟李期之子即黄香铁外甥,后来钟氏亦有女适黄遵宪,形成“钟黄联姻”,此其一;黄香铁与嘉应才子宋湘为至交,宋湘曾为黄香铁父亲写墓志铭,此其二;清末志士丘逢甲仰慕黄香铁之才,每回家路经黄墓地,必前往拜谒,题诗言志,此其三;此外,黄香铁还与叟乐村武进士徐庆超等及《春波洗砚图》诗友感情甚笃,每与题诗吟唱,人缘广结。
   
第四个厚重是客家史料厚重。《石窟一征》详细记述客家源流,客家方言卷占全书五分之一多。据近代客家问题专家兴宁罗香林称,温仲和的《嘉应州志》方言篇,也以《石窟一征》为蓝本。其本人《客家源流考》论著皆吸收了《石窟一征》精华。
   
然而,《石窟一征》成书却多灾多难。黄香铁一生穷困潦倒,晚年归乡边教边著,“课士之暇,辄随笔录记”。《石窟一征》稿由其子袭藏。黄香铁去世后,由其外甥、门生以及乡里热心者醵金付梓,且两次遇兵燹,也曾辗转他乡。现存版本一是宣统元年重印本,由台湾学生书局影印发行;一是民国二十年私家印刷,县图书馆仅存一部。县方志办公室此次点注分别借阅以上版本复印以用。该书在社会上已罕见。为保存史料,古为今用,需要再版。鉴于上述情况,我们反复研究,确定将《石窟一征》点注出版,作为旧志整理探索与尝试。
  
  二、点注《石窟一征》过程
   
点注旧志是一项艰巨繁难的工作,同时又是一项十分严肃、科学性极强的工作。一方面要有严谨的治学精神和一定的学术水平,另一方面要有高度的事业心和强烈的责任感。点注人员必须对历史负责,对人民负责,才能使之古为今用,服务现实。《石窟一征》成书于清代后期,其古文程度并不艰深。但是由于黄香铁博学多才,早年充国史绾缮书,还协助校勘抄录宫中藏书,采掇甚丰。其行文往来引经据典,援引的典籍辞书类目浩大,篇章广博,至使内容艰涩颓晦。如教养卷,引述竟有四十余部典籍辞书。我们不怕艰辛认真对待。
   
首先我们确定三条基本原则,即:可读、可用、可信的原则。以严谨的精神、负责的态度,把握点注本的质量。既可读可用更可信。可读,就是具有高中以上文化水平的人不需借助工具书就能解读懂;可用,就是供引用者不需再持原著就可直接引用;可信,就是准确、忠实于原著,保留原貌,维护原著的存史价值,更好地为现实服务。
   
其次是设立六条规则。①以国家语委和出版署的标点符号用法进行断句、标点、分段;②按简化汉字总表为规范用字进行点注。对繁体字、古体字和异体字,以修订后的《辞海》收字基础进行考查规范,一律用简化汉字行文;③朝代纪年,根据《中国历史大事年表》加括注公元年号;④罕字方言注音括注汉语拼音;⑤改竖排为横排,原版分九卷无卷题,校点本每卷加卷名,起页居中排,卷题醒目;⑥确定印刷用字,电脑打印,统一植字规格。
   
再次是确定工作进程。旧志是历史,点注旧志是旧志整理的探索尝试,不可能一蹴而就。百年大计,不能仓促上阵,急于求成。县志办人力单薄,我们逐步解决人力财力物力的问题,求真务实,一步一步推进,整个点注工作分五个阶段。第一为初点阶段。1998年省市提“整理旧志”工作要求后,我们请中学语文退休教师进行了单独抄录断句标点,形成初稿,在1999年底完成。第二为点注阶段,将全书九卷分成六部分,安排本办人员及聘请退休老同志分散独自将初稿核对点注,在2001年底完成。第三为集中点注阶段,将上阶段完成的六部分集中,组成三人小组,过滤分工,补充残缺,查对工具书,发现讹错,校勘版本,形成清样,在2002年完成。第四为清样校对阶段。这一阶段要求点校人员分两个小组,对照底本进行唱校。为避免差错,我们组织点注人员到图书馆寻找相关资料,开展田野调查,到黄香铁故居、墓地搜集第一手材料,对黄香铁诗稿《读白华草堂诗集》29卷进行研究,写成《黄香铁和他的<石窟一征>》、《黄香铁年谱》和《读白华草堂诗集评介》等文章,为点注的完成打好基础,提供质量保证。第五为送审出版阶段。送审前,将样稿分发给文学爱好者作为第一读者,征求意见、建议,安排暑期回乡社会实践大学生分组校对。20067月,将样稿制成10本样书,分别寄送省市有关领导、专家、教授进行审校,将审阅问题批改在样书上,附上批阅说明。召开审校座谈会,请专家面对面评校。尽量将差错消除在出版之前。
   
三、点注《石窟一征》体会
    整理和开发旧方志是县方志办工作重要组成部分。《<石窟一征>点注》出版,为文化先进县建设添砖加瓦,献上一份厚礼。八年漫漫探索路,倾注了县志办四位主任的心血,浸透了点注人员的汗水。县委县政府县政协领导关心重视,为出版工作排忧解难,确保点注胜利完成。通过点注工作的成功尝试,我们深刻体会到:
  
(一)争取领导重视支持,是做好旧志整理工作的根本保证。
   
按照国、省、市关于旧志整理工作要求,县志办拟定点注方案,向县领导汇报,得到县领导支持。①县长肯定地说这是一项文化工程,表示支持。②县政府主持召开点校出版座谈会,邀请有关局领导主要负责人参加,主管县领导到会并作重要讲话。③成立点注领导机构和工作机构,通过了包括宗旨目的、方法步骤、经费预算等内容的点注出版方案。④在工作过程中,还召开了多次座谈会,县有关领导亲自参加,帮助解决具体问题。⑤县领导一再强调保证质量,要求工作人员以对历史对子孙负责态度树立精品意识,提高业务水平。⑥县委书记亲自为点注本作序。⑦省政府领导、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担任点注出版顾问。领导的关心和支持,为点注工作顺利进行铺平了道路。
  
(二)组织精干的工作班子,是做好旧志整理点注工作的先决条件。
   
整理一部旧志,断句是否准确,注释是否全面,观点是否正确,都取决于工作人员的业务水平和自身素质的高低。我们精心挑选人员,组成过硬的工作班子。先请中学语文教师将原著抄点,形成初稿。然后由曾经从事修志工作了解地情的老同志,分工点校。他们都具有大学学历,他们中有地方志副研究员,有县志主编、副主编,有中学语文高级教师,都具有一定的历史知识,有较好的古文基础,又了解地情。经过他们分散又集中互相切磋一校二校三校,经过几年沉淀积聚,保证点注本成精品,可读可用可信。
  
(三)点校人员一丝不苟和忘我的敬业精神是做好旧志整理工作的关键所在。
   
点注过程中对资料的收集,问题的考证,文句的推敲,全体人员不厌其烦、精益求精的精神确实使人感动。他们如蚂蚁啃骨头,翻阅大量历史资料,佐证不少版本,《辞海》、《辞源》、《康熙字典》《说文解字》等工具书,翻了一遍又一遍,为校对一个史实寻找一个字词,常常废寝忘食,星期天节假日也照常在办公室。他们中大多数却上了年纪,退休后乃不辍笔耕,有的同志还过了古稀之年,有的已年届八旬,年纪大,身体不适。辛勤伏案历经数年,桑榆晚霞,余热生辉。正是有了他们敬业奉献精神,不计较个人得失付出,不着扬鞭,劲力奋蹄,才有《<石窟一征>点注》的面世。可以说,该书的字里行间浸透着点注人员的心血和汗水,是他们的敬业精神和对方志事业无私奉献的真实写照。
  
(四)父老乡亲的热心倾注,是做好旧志点注工作的有利因素。

     作者:李生 谢茂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