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洛阳地情网!
史志理论

略论旧志影印——以陕甘宁旧志为中心(上)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26日

韩超

 

提 要:旧志数量众多,需求广泛,编纂质量不一。对每部旧志均进行标点、排印整理,既无此必要,也不能满足使用者量的需求。所以影印是目前旧志整理出版中使用最广的整理方法。但是,影印本旧志底本来源不清、版本不明、校勘不精、整理不规范不仅不能达到存真复原的目的,有的甚至会误导研究者使用错误的资料和信息。所以,对目前出版的纸质和电子影印本旧志作一全面梳理,指出其中存在的问题,思考旧志影印的规范化,对旧志影印的出版和旧志的深入研究都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

关键词:旧志 影印 规范

 

地方旧志因其所记内容的地域性、领域的广泛性、时间的连续性,越来越受到学者的重视。[1]但旧志数量众多、馆藏各异,且通常存世量不大,编修质量又不一,若每部旧志均排印整理,实无必要,且无法在短期内满足量的需求。所以,影印是目前使用最为广泛的旧志整理方法。旧志影印本就是采用照相或电脑扫描等技术获取某部旧志原本的全文书影,将书影结集、整理、制版后以某种物质载体发行的旧志复制品。[2]目前公开发行的旧志影印本主要有纸质本和数字影像本,这些影印本整理质量不一,有些甚至会误导研究者。因此,在众多的旧志影印本中,怎样评价、使用这些影印本,怎样更加规范地进行旧志影印整理,显得尤为重要。

一、纸本旧志影印概况及其优势

目前旧志的影印出版多是丛书,单行本较少,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种类型。

一是全国性旧志影印,将全国各地区、各时期的旧志进行选印。如台湾成文出版社1966—1985年陆续出版的“中国方志丛书”,中华书局1992年出版的《稀见中国地方志汇刊》,上海书店出版社、巴蜀书社、江苏古籍出版社、凤凰出版社从1992年起合作出版的《中国地方志集成》(分为乡镇志专辑、府县志辑、省志辑)。

二是断代旧志影印,只收录某一时期的旧志,如中华书局1990年出版的“宋元方志丛刊”。

三是馆藏旧志影印,只收录某一图书馆或研究机构等收藏的旧志。如国家图书馆出版社策划的“著名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从2005—2015年10年间,已出版21家图书馆的稀见方志。又如学苑出版社2009年出版的《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续编》,上海辞书出版社2013年出版的《上海辞书出版社图书馆藏稀见方志初编》《上海辞书出版社图书馆藏稀见方志续编》,故宫出版社2013年出版的“故宫博物院藏稀见方志丛刊”等。

四是馆藏与断代结合的旧志影印,收录某一馆藏中某一时期的旧志。如上海古籍出版社1961年出版的《天一阁藏明代方志选刊》,上海书店1990年出版的《天一阁藏明代方志选刊续编》,中华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微复制中心2000年出版的国家图书馆藏《明代孤本方志选》,线装书局2001年出版的国家图书馆藏《清代孤本方志选》第一辑、第二辑和2002年出版的国家图书馆藏《乡土志抄稿本选编》。

五是特定区域旧志影印,收录某区域内各时期的传世旧志。如书目文献出版社1990年出版的“日本藏中国罕见地方志丛刊”和2003年出版的《日本藏中国罕见地方志丛刊续编》;又如中华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微复制中心分别于1994年、1997年出版的《中国西北稀见方志》和《中国西北稀见方志续集》。

六是影印古籍丛书中的旧志,如“中国西北文献丛书”“故宫珍本丛刊”“原国立北平图书馆甲库善本丛书”等都有一部分旧志收录。又如各地的地方文献整理项目,如《无锡文库》《扬州文库》《金陵全书》等,旧志都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内容。

从出版质量来看,“著名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是旧志影印中质量较高的,但这套丛书没有统一规划,各图书馆在整理时做法不一。笔者愚见,以规范化程度来说(详见下文),“清华大学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北京大学图书馆藏稀见方志丛刊”整理质量最高,影印旧志时可参考。其他旧志影印本,以馆藏和断代旧志影印为优,全国性和区域性旧志影印质量较为参差,使用时需要仔细甄别。

从出版时间来看,2000年之前旧志的影印以全国性、大区域性为主,以满足普遍性的需求;2000年之后,影印旧志出版向馆藏化、稀见化、地域化发展。同时,影印旧志出版总体呈上升趋势,其体量大大超越了点校、注释等其他旧志整理形式,这是由旧志的性质及影印的优势决定的。首先,影印旧志出版效率比排印旧志高;其次,影印旧志最大程度地反映了原书原貌,且旧志数量多、价值不一,不一定都需要点校;再次,旧志中有相当一部分是稿本、抄本,在处理这些复杂的旧志时,排印本不一定能很好地反映,而影印就有其独到之处。[3]

二、旧志影印的新形式——数字化

蒋鹏翔在《古籍影印的体例革新与定位变化》一文中将古籍影印定义为:“指通过照相、扫描等技术手段获取底本原书的全文书影,采用以图集为主的形式,制版批量印行的古籍复制品。”[4]这里的“印行”明显突出的是纸本。但随着数字化技术的不断发展,在纸质影印本之外,更多的古籍被制成数字化影像,有的还被结集成大型数据库。这些数字影像同样是“通过照相、扫描等技术手段获取底本原书的全文书影”,然后经整理、制版后通过软件或网络发行,除了载体之外,其本质与纸质影印本无二,所以我们认为全文数字影像可以归入影印。近年来,古籍数字化的规模越来越大、范围越来越广,各界对古籍数字化的呼声也越来越高,旧志数字化也在这样的趋势下发展迅速。按目的来说,旧志数字化可分为商业性旧志数据库和公益性旧志数据库两大类。

(一)商业性旧志数据库

专门的商业性旧志数据库有中国方志库和中国数字方志库,其他如万方数据库、雕龙数据库等也都有方志专类。中国方志库由北京大学刘俊文总策划、编纂、监制,爱如生公司出品,“共收录汉魏至民国历代地方志类典籍1万种。总计全文超过20亿字,影像超过1200万页,数据总量约400G。同时配备强大的检索系统和完备的功能平台,可进行毫秒级全文检索和一站式整理研究作业”[5]。此计划将分5期出版,目前已出版2期,共4000种旧志,可分网络版和单机版安装。中国数字方志库是由北京籍古轩图书数字技术有限公司发行的大型旧志数据库,目前共收录1949年以前的旧志1万余种(大部分为地志和专志),是目前收录旧志最多的专门数据库,主要是网络版发行,使用IP控制登录。

从使用的方便性来说,笔者认为爱如生的中国方志库较优。此数据库分区域检索、分类检索、条目检索、全文检索等检索形式,原版图像和文字显示在同一页面上,左图右文,方便阅读比勘。同时,此数据库还可进行标注、书签、文本复制,还配有版本速查、古今地名、常用字典、中外纪年等辅助工具。其他的几种数据库大致与之类似,但是均侧重于检索,配套的辅助工具并不是很完善。

商业性旧志数据库的最大问题就是某些旧志的版本不清、来源不明。如中国方志库、中国数字方志库、雕龙数据库都有一部乾隆《中卫县志》,均著录为“乾隆二十六年(1761)刻本”。但经笔者目验,这3种数据库中所收的版本与“中国方志丛书”所收一致,有抄补的内容,且卷9《艺文编》有道光时期郑元吉所撰内容,定非乾隆原刻印本。其次是所收版本不精,如中国数字方志库收有乾隆《银川小志》,是油印本,康熙《鄠县志》非足本,缺卷8至卷12。再者就是文字识别时出现错误,未能精校。这些问题大概与其商业性有关,数据库开发成本和销售问题使得其版本使用上受到资金的限制,文史专业人员的缺乏使得文本校勘方面的投入较少。

(二)公益性旧志数据库

公益性旧志数据库以公共图书馆和科研机构为主,主要突出馆藏,如中国国家图书馆数字方志、地方志,华东师范大学方志库等。中国国家图书馆数字方志库共收明、清、民国旧志6868种,是收录旧志最多的公益性旧志数据库。此外,中国国家图书馆“地方馆资源——地方志”收录了从地方馆(如贵州省图书馆、陕西省图书馆等)征集的方志资料40多万页,其中大部分为旧志。华东师范大学方志库是一个整合馆藏资源和外购资源的旧志数据库,共收书近5万册,支持在线浏览,并可通过地图进行地区可视化浏览(此功能似尚未开通)。[6]此外,在苏州图书馆、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日本国立公文书馆等图书馆的古籍影像数据库中,均不同程度地收录有旧志。

公益性旧志数据库最大的优势就是版本明确、来源清晰。另外,公益性旧志数据库在展现旧志面貌方面也有其独特之处。如中国国家图书馆数字方志,其版面为彩色,一页一拍,能将版心的信息完整地呈现给读者。又如日本的图书馆,将原书从书衣开始依次拍摄,旁边配有色卡和标尺。这样做虽然版心信息不可见,但能直观感受到整部书的风貌。中国国家图书馆地方志也是使用这种方法,但是没有色卡和标尺,图像也只是灰度图而不是彩图。不过公益性旧志数据库检索功能不强,只能根据书名或出版项等进行检索,没有区域或全文检索的功能,总体来看还只是图像数据库。

商业性旧志数据库和公益性旧志数据库,因其开发目的、开发能力、资源掌握程度等不同,呈现出各自不同的优势和劣势。以目前的条件和开发进度来看,研究者可通过商业性旧志数据库进行内容检索,通过公益性旧志数据库进行版本比对。而最终的趋势,笔者以为,应当以公益性旧志数据库为主导,联合商业性旧志数据库成熟的文字识别和检索开发能力,将版本明确、来源清晰的书影和强大的文字检索结合,再辅以各种关联性知识工具和线索。


*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宁夏地方志整理与研究”(项目编号:12ZAD081)阶段性成果。

[1]这里谈的旧志及旧志影印均为省、府、州、县等正式行政区划单位旧志,山水志、陵墓志、书院志等专志不在讨论范围内。

[2]许逸民:《古籍整理释例》,中华书局,2011年,第101页;蒋鹏翔:《古籍影印的体例革新与定位变化》,《新世纪图书馆》2016年第1期。

[3]参见徐蜀:《古籍影印的理念与实践》,《古籍影印出版丛谈》,天津古籍出版社,2006年,第9、10页。

[4]蒋鹏翔:《古籍影印的体例革新与定位变化》,《新世纪图书馆》2016年第1期。

[5]爱如生官方网站:http://www.er07.com/spring/ffront/productinfo/findById?id=19。

[6]华东师范大学图书馆:http://202.120.82.33/news/?p=5313。

(待续)

(本文原载《中国地方志》2017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