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洛阳地情网!
志人文集

盛世修志传文明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24日

 地方志作为系统记述经济社会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文献,是传承中华文明的纽带,是展示当代中国风范的载体。源远流长的地方志堪称中华民族独特的“文化瑰宝”,它与国史、家谱一起,共同传承着中华民族丰富而宝贵的历史文化财富。新中国成立60多年来,地方志事业蓬勃发展,成绩显著,在各地经济建设和社会生活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当前,我们需要加深对地方志的认识和理解,更好地传承和发扬编纂地方志这一文化传统,进一步发挥地方志在经济社会建设中的重要作用。

  
中华民族特有的优秀文化传统
 地方志,也称方志,是全面系统记述一定区域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自然的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文献。地方志所载大量地情,堪补国史之阙,早在古代便被称为“一方之全史”,在保存历史、鉴古知今,明察地情、裨益民生,褒正抑邪、教化风尚,乡土亲情、民族认同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历来被视为中华传统文化的瑰宝。
 连绵不断地编纂地方志,是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这一传统源远流长,至于起源何时,历来众说纷纭。主要有两种观点,一种是以周初的“古国史即古方志”算起,至今已有3000多年的历史;一种是从汉代的“图经”算起,至今也有2000多年的历史。自隋、唐确立史志官修制度以来,历代都把修志作为一种官职、官责,并颁布政令对修志进行统一规范,至宋大体定型,至清而称极盛。
 千百年来,地方志编修代代延续,连绵不衰,产生了难以精确统计的方志著作,流传至今的方志数量叹为观止。据统计,仅国内大陆至今尚存的府志、县志、乡土志、卫所志等各类志书,就有近万种之多,共11万多卷,占我国现存古籍的1/10强。这份珍贵的文化遗产,对传承中华文明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传承文化、服务社会的信息平台
 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新编地方志的实践说明,地方志与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甚至百姓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概括来讲,地方志的功能主要有资治、存史、教化、认同等。
 资治。地方志作为地情书,自古以来就发挥着重要的资治作用,有“治天下者以史为鉴,治郡国者以志为鉴”之说。读志、用志、修志,历来是地方官员工作的重要内容。南宋时期,朱熹赴任江西,下车伊始,就问迎接官员图经(志书)带来了没有?“下车问志”也成为流传至今的美谈。我们党历来十分重视编修和利用地方志,早在1941年的《关于调查研究的决定》中,就明确规定要“收集县志、府志、省志、家谱,加以研究”,把搜集和研究地方志作为了解中国国情和地情的重要途径之一。而今地方志已成为地方领导干部的案头必备之书,不仅为科学决策提供参考,为兴建大型项目提供依据,还为开发地方资源、拯救传统工艺和恢复历史景观提供线索,为招商引资、发展经济牵线搭桥。
 存史。地方志保存一地史料,是“一方之全史”。因此,地方志往往被史学家看作从事地方史研究和国史研究的珍贵史料,“补史之阙,参史之错,详史之略,续史之无”。唐代云南地方志《蛮书》,是宋祁撰《新唐书》、司马光著《资治通鉴》中记载南诏历史的主要依据。清初顾炎武在查阅1000余种地方志的基础上撰写了《天下郡国利弊书》。由于地方志中记载着一地物质生产和经济活动等关系民生的重要资料,新中国成立后,政府有关部门即从历代方志中收集材料辑成《祖国两千年铁矿开采和锻冶》、《中国古今铜矿录》;中央气象台亦利用大量方志材料辑成《五百年来我国旱涝史料》。
 教化。古人云,“史志之书,有裨风教者,原因传述忠孝节义,懔懔烈烈,有声有色,使百世而下,怯者勇生,贪者廉立。”由于历史的局限,传统地方志的教化作用,有些已不合时宜,我们应采取分析的态度,客观评价,取其精华。新编地方志的教化作用主要体现在革命传统教育、爱国主义教育和家庭伦理教育等方面。其中汇集的英雄模范、革命先烈以及各行业的杰出人物,是对广大群众特别是青少年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爱国主义教育的生动教材。
 认同。地方志对于地方政府来讲,是地情书、国情书;对普通百姓来讲,是了解家乡、热爱家乡、建设家乡的生动教材,是联系人们乡土情感的重要纽带。自新地方志编修出版以来,大量海外华人、华侨通过家乡志书,回国寻根问祖,联络家乡亲人,投资兴业,资助教育。实践证明,地方志对于构建和谐社会,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增强民族认同、凝聚民族力量有着独特作用。
  
新编地方志的成就与发展
 新编地方志工作发端于20世纪50年代,全面开展于20世纪80年代初期,规模之大、涉及领域之广、记述跨度之长,是中华民族文化史上的壮举。与历史上的旧方志相比,新方志在内容和形式上有很大的发展和进步,如指导思想、体例结构、内容重点、功能和应用等都有新的超越。目前,新编地方志工作已进行到第二轮修志阶段,取得了丰硕成果。
 编纂工作成绩显著。在全国首轮省、市、县三级新编地方志过程中,共出版志书约6000部,行业志、部门志、专业志约2万部,地情书约7000部。在上世纪末本世纪初启动的第二轮修志中,已有900余部省、市、县三级志书出版面市。与此同时,各地修志机构还开展了历代旧志的整理与出版工作。据统计,截至2009年,全国整理影印的历代旧志已有2000部左右。
 理论研究不断深化。60多年来,方志工作者结合修志实践,总结前人的研究成果和有关学科理论,积极开展方志理论研究。现已形成了方志基础理论、方志编纂理论、方志发展史、方志管理理论、旧志整理与研究、方志学学科建设等学科理论,撰写发表了数万篇论文,出版了800余部专著和论文集,为总结修志经验,推动修志实践,加强学科建设,打下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方志事业创新发展。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我国各项事业的快速发展,方志事业迎来“盛世修志”的大好局面。特别是2006年《地方志工作条例》的颁布实施,地方志工作由制度化进入法制化轨道,开创了依法修志的新时期。地方志编修工作已经形成志(三级志书)、库(数据库)、馆(方志馆)、鉴(年鉴)、用(服务开发)、刊(方志期刊)、网(地情网站)、会(地方志学会)、研(理论研究)九业并举的一项蓬勃发展的社会主义文化事业。(于伟平 中国地方志学会年鉴工作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

                      原载《 人民日报 》( 2012年05月24日   07 版)